油画定制找"就要画像网"-只为您私人定制的手绘油画:创意个性油画礼品定制,创意生日礼物

[油画微信]油画史中肖像油画画家和他们模特之间的趣闻


发布时间:2015-6-7 21:58:19 1841次浏览 分类:油画资讯 >油画微信微博头条分享


[油画微信]油画史中肖像油画画家和他们模特之间的趣闻

欧洲人早年,也并不都跟《泰坦尼克号》里的罗丝那样,见了个杰克,就戴项链脱浴巾,让人画不世名作。实际上直到19世纪末,裸模在西方还是敏感话题。首先,裸模是有尊严的,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要求,姑娘要当裸体模特,可以,得把脸遮起来;而且裸体画只许男生学,女孩子万不能涉足;末了,对裸模的态度,绝对是可远观不可亵玩。1886年,宾夕法尼亚艺术学院的托马斯·伊金斯先生动了手,在教室里当着男女同学,把一位男裸模遮羞的浴巾揭了—立刻就被学校开除。

这些措施,看似给裸模面子,但裸模限制也多。在外面被全世界指指点点也就罢了,当模特也得有职业操守。比方说,男裸模如果摆着造型,不小心有了男性反应,立刻合同终止、酬金取消、永远剥夺当模特的资格,弄不好警察还会来敲门。
到19世纪都工业时代了,情势仍是如此,可以想见往前推算,找个模特画画,得挨多少句“臭流氓”。中世纪时,许多画儿不求形似,而求“体现上帝意志”, 所以忽悠几笔,也过得去。但文艺复兴之后,意大利画家们都开始推演人体结构,有钱的就雇模特,没钱的就看雕塑。你可以说啦,名画家哪愁模特,不是有模特倒 贴钱求画,比如凡代克给英国国王画像、委拉斯凯兹给西班牙王室画像、布歇给路易王们的情妇画像,都是肥差哪?但这几位也不是天眼通,生来就知道人体结构, 也得有个最初的画法儿不是。

有些人是天才,到了不需要模特的地步。比如拉斐尔年纪轻轻,已经不肯画人间的模特了。他画完《该拉特亚》以后,有个官员看傻了,就问他:世上哪里有如许美丽的模特?拉斐尔答说,他并不模仿任何一个具体的模特儿,而是遵循着他心中已有的“某个理念”……但在成为拉斐尔之前,你还是得靠模特,没法凭空来,比如 传记家还是会说:拉斐尔别吹牛,你不还有那个小情人兼秘书兼模特玛格丽塔,给你提供素材么?


许多人认为中间这姑娘的原型是拉斐尔的小情儿。


然后就是逮着一个模特往死里画的。比如提香这两幅:


一般认为卡拉瓦乔喜欢画与自己有染的少年男妓。比如:

马奈为了画画,曾经全家总动员,就构成了1863年震惊法国的《草地上的午餐》。
注意下面:这两个男的,分别是马奈的兄弟古斯塔夫·马奈和小舅子费迪南·伦霍夫
而那位裸女的原型,普遍被认为是马奈用惯的模特维多利娜·默朗,可实际上,那姑娘的脸是按默朗画的,身段是马奈太太苏珊·伦霍夫。

马奈爱用的另一位模特,是贝尔特·莫里索。这阿姨来头甚大,祖上是伟大的弗拉戈纳尔(画洛可可时期有名的秋千画的,不贴了)。这姑娘跟了柯罗学画儿,后来认识了马奈。画得久了,也就成了自家人。后来嫁了马奈的弟弟欧仁。
拿弟媳妇当模特很不地道,所以马奈后面也就没怎么动手。

莫奈的首任妻子卡米耶,也是先当模特认识的,于是围绕她画了许多。比如:

比如下面这幅,别看女人不少,都是卡米耶一个人先后摆姿势摆出来的:

然后,莫奈哈日,所以让老婆穿和服:

以及这幅:

1879年,卡米耶过世。就在病床前,莫奈画了她死去的样子
卡米耶死后,莫奈有了第二任妻子,于是给第二任妻子也画了撑伞图,和卡米耶的撑伞图对比看:

最后两个传说。其一:
1453 年——也就是奥斯曼帝国攻破君士坦丁堡、灭亡了拜占庭帝国;英国和法国的百年战争结束;世界史普遍认为中世纪到此为止的那一年——西蒙内塔·卡塔尼奥· 德·坎狄亚出生在热那亚一个贵族之家。15岁上,她嫁给了来热那亚学商业的佛罗伦萨少爷马可·韦斯普奇。新郎官有位远房表亲,叫阿美利哥·韦斯普奇。许多 年后,这位表亲将横穿大西洋,并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美洲——当然,那是另一个故事了。

在佛罗伦萨的婚礼上,西蒙内塔艳光照人。许多传 说都相信,名闻欧洲的伟大家族、佛罗伦萨的实际统治者美蒂奇家族,到此不免折腰。身为佛罗伦萨之王的洛伦佐·美蒂奇和弟弟朱利亚诺·美蒂奇,齐刷刷瞄上了 她。于是,他们将佛罗伦萨能动用的宫殿都敞开,让他们花天酒地的闹婚礼。在这繁华如梦的故事里,年轻的画家桑德罗·波提切利初次目睹了西蒙内塔的美貌。

1475 年,波提切利30岁。因了朱利亚诺·美蒂奇的要求,波提切利获得了给西蒙内塔画像的机会。依照西蒙内塔的容貌,他完成了雅典娜像,并冠名为《无与伦比》。 佛罗伦萨广大人民开了眼,被传说中韦斯普奇夫人的美貌震撼了,从此,西蒙内塔被公认为佛罗伦萨第一美人。一年后,1476年4月27日,西蒙内塔逝世,时 年22岁。佛罗伦萨人民痛彻心肺,数千人送棺到墓,追念美人。可是美人已逝,马可·韦斯普奇不久续娶,朱利亚诺·美蒂奇两年后过世。到此时,故事也该结束了。
但是,在波提切利的心里,一切从未流逝。
有人注意到,波提切利此后的绘画,时常出现同一张似曾相识的脸。1485年,去西蒙内塔逝世已经九年。波提切利40岁,完成了传世巨作《维纳斯的诞 生》。佛罗伦萨人走到这张175公分高287公分宽的巨大蛋彩画面前,将看到风神与春神左右拥卫,而维纳斯在爱琴海中诞生,周遭是星辰作衣、鲜花飞舞。但有大批佛罗伦萨人认定:这就是西蒙内塔的脸。







虽然许多历史学家——比如费利佩·费尔南德斯·阿梅斯托——竭力争辩,“认为伟大画家就该画最美丽的女人,只是听起来很浪漫而已”,却没法阻止世界继续把这个话题传扬开去。波 提切利成为了早期佛罗伦萨画派的最后一位大画家。19世纪的观点认为他开启了拉斐尔那一代的视野。《维纳斯的诞生》成为了永恒经典被传诵。虽然1938年 有人认定“波提切利养了个小男生”,但还是有无数人相信,终生未婚的他,把爱与美都倾注到了《维纳斯的诞生》中,维纳斯就是西蒙内塔。西蒙内塔不再只是佛 罗伦萨第一美人,她成了文艺复兴时代第一美人。在这个故事里,西蒙内塔已经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张容颜,是维纳斯,是美本身。
故事的尾声:
波提切利终身未婚(所以1938年有人指证他养了个小男生的质疑才显得顺理成章),1510年过世,当时距西蒙内塔过世已有34年。他要求将自己葬在万圣节教堂——西蒙内塔也葬在那里——结果如愿以偿。

(当然,如果看一下西蒙内塔其他的肖像,会发现这可能确实是大家起哄,波提切利可能确实是GAY,用西蒙内塔的传说作为自己的形婚。但传说还是很美丽的,对吧?)

传说二:

19 世纪中期后,欧洲商业大肆发展,巴黎女子们的衣服们,也就日益分门别类。晨服多用轻棉,裙摆可以不那么夸张;但出门见人,衣服得格外讲究。无论有没有事, 小姐太太们惯例得午前出门一趟,显摆一下衣服。领子得低到露出颈来,除非颈部花边无穷;衬裙得滚三圈边,还得让姑娘的婀娜步态给露出来……那时节,相机和 照片还来不及大规模应用,流行时尚基本靠口口相递,或是画作宣传。时装这概念得到20世纪之后保罗·布瓦列特先生出现,才初具规模……在此时尚诞生前夜、 欲望蠢蠢欲动之时,雅姆·蒂索顺着此风,成了当时商业最成功的画家之一——用萨金特半褒半贬、皮里阳秋的话说:“真乃一个商业天才”。总之,一个法国人,长居伦敦,奋笔描绘当时的英伦风尚,然后发了大财。
当然,他得托赖凯特琳·牛顿的帮忙。


凯 特琳·牛顿,原来随父亲查尔斯·凯利的姓。查尔斯·凯利是个驻印度官员。她在印度拉合尔(很多年后,玛格丽特·杜拉斯的小说《副领事》就在那里发生)和阿 格拉(以泰姬陵闻名的所在)度过一段时光。1870年,她16岁,美貌绝伦,被父亲安排,嫁了个姓牛顿的。婚前,她特意跟丈夫解释了:她的美丽,曾让军方 一个叫帕里瑟的上校垂涎欲滴,试图对她下手——她说她跟丈夫聊这事,是本着一个天主教徒的诚实,觉得夫妻间不该存有秘密。可是牛顿这人脑子一窄,要闹离 婚,理由是:
“这娘们肯定是个破鞋!”

她离婚了,声名毁尽,想回英国。帕里瑟上校愿意支付路费,自然有条件:凯特琳得当他的情人。凯特琳答应了。当她发现自己怀孕时,决定自己养育孩子,拒绝嫁给帕里瑟上校。1871年她回了伦敦,并在那年有了个女儿。



同 一年,法国和普鲁士闹普法战争。蒂索,南特麻布商人家庭出身、德加的好朋友、尝试过古罗马题材、1968年开始画风俗画、1869年开始做幽默讽刺画的蒂 索,投笔从戎去入伍,参加了国民自卫军,稍后又加入了巴黎公社。当巴黎公社倒台时,他和许多印象派画家一样,没法再呆在法国,只好窜到伦敦,另谋生路。先 给杂志画漫画混日子。他很快发现,在伦敦,一个画家最容易致富的手段,就是描油画、刻版画,画些时装美女,让那些富太太们看得高兴。1872年,他已经买 得起房子了;1874年,莫奈、雷诺阿、毕沙罗、德加们在巴黎谋划开画展。众所周知,这就是后来青史留名的“第一次印象派画展”,“印象派”将因为莫奈那 幅《印象·日出》从此定名。画展前,德加向蒂索发出邀请,但蒂索谢绝了,留在伦敦,留在他那个带休息室、搁着香槟酒、旁边有花园、配有男仆的画室里,过舒 坦日子,继续当他的商业天才。

1875年,这对失去了故乡的男女在伦敦相遇。1876年,凯特琳生了儿子,一般史家相信,蒂索是孩子他爸——证据是,生完孩子后,凯特琳就抱着一对儿女,搬进了蒂索在格洛夫路口的家。那年凯特琳22岁,蒂索39岁。


凯特琳成了蒂索的模特、秘书和情人。很 少有一个画家以如此饱满的爱,描述一个模特。在现有的陈迹里,你可以看到凯特琳头戴黑羽帽、披着金刘海、颈挂黑貂裘的模样——这是她最著名的打扮,出现在 许多画里,她时而低垂眼帘、慵懒待人,时而在一片秋叶里提裙摆头,回眸一笑。当然,她也会坐在后院沙发和绒毯里,望着孩子微笑;也会戴着黑绒帽和红披肩, 用戴着丝手套的左手支颐发呆。蒂索的正人君子朋友们对此颇不理解,认为这俩人真是不正经到一块儿去了:好好一个画家,现在成了绯闻八卦男主角。可是蒂索不 管不顾,冷置了自己的社交生活,继续大张旗鼓画他的爱人。事实上,无论绯闻传得多难听,整个欧洲都无法拒绝他所画的这个女人,这个在蒂索的油画、版画里反 复出现的女人:这个印度归来的美女,这个有爱尔兰背景的(她母亲是爱尔兰人)天主教徒,这个离过婚的未婚妈妈,这个在某些传说里苦命、在某些传说里浪荡的 女人,这个艺术家的情人,这个如此年轻就融汇这一切传说的姑娘。这个和蒂索过着——用他自己的话说——“上天赐福的快乐”的女人。


但这些事情,和所有过于美好的传奇一样,注定不长久。死神成了他们之间的第三者。凯特琳得了肺结核,开始沉迷于鸦片。病势削弱了她的健康,但给她带来了一种奇怪的沉静和安详。1882年11月,她28岁,逝世了。她一共给蒂索做了六年模特、秘书和情人。

凯特琳死后,蒂索陷入恐怖的绝望与思念中。他无法接受她的离开。他在她棺木旁枯坐四天之久,没人知道那四天里,他与死去的爱人说了些什么。他拒绝再住在那所房子里,一星期后就把房子卖掉,仓皇离开他安身立命、飞黄腾达的伦敦,逃回巴黎。

凯特琳带走了蒂索璀璨烂漫的黄金岁月。1885年他举办了一次画展,依然是带风俗画性质的人物,但主角已非时尚美女。实际上,自那之后,几乎已是时尚业指南人的他,再也不画时装美女了。

某些传说里,同样在1885年,他相信巫师威廉·埃琳顿的话,企图用通灵手段,超越生死界限,重新与凯特琳的灵魂会面、接吻。从那之后,他对天主教的狂热到了可怕的地步。他开始与各类神秘主义者交游,用余生为《圣经》画插图。他的艺术家朋友纷纷为此而诧异,但你可以这么理解:在和凯特琳共度的岁月里,他成了个很虔诚的天主教徒。在之后二十年里,除了画《圣经》,他一直在描绘1875-82的生活,不断赞美那是天赐之福,是梦一般的人生,以及:
“凯特琳是我一生至爱。”

直到现在,蒂索的那些画作依然有足够的价值——哪怕不为其艺术价值,单为研究19世纪后半叶的女子穿着和风俗习惯,都已经足够不朽。死 神带走了凯特琳,而蒂索对抗死神的办法,就是让凯特琳的美丽容颜在各类画里、在死神触及不到的地方传世不朽。唯一的问题是,你没法确认,他所画的是否凯特 琳的真面目,因为你很难排除他对凯特林有多大程度的美化。说到底,很难有一个画家,对他所描绘的女人,有类似的爱情了。

文章来源知乎:艺术史上,肖像画家和模特之间有过什么趣事吗?

网站首页 | 常见问题 | 交易条款 | 肖像案例 |油画资讯 | 画家合作 | 厦门墙绘 |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