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定制找"就要画像网"-只为您私人定制的手绘油画:创意个性油画礼品定制,创意生日礼物

一生只为一个女人画肖像莫奈画自己夫人卡米勒


发布时间:2015-1-20 21:00:53 2302次浏览 分类:油画资讯 >油画资讯和油画作品鉴赏



有个画家很牛,一生只为一个女人画肖像

作为艺术探索者,莫奈走过的道路是曲折而艰辛的。而让他能够度过蹉跎岁月,最后达到艺术巅峰的,是一个叫卡米勒的女人,也是他一生中唯一画过肖像的女人。

《草地上的午餐》草稿

《草地上的午餐》草稿

1865年,莫奈初识卡米勒,请她做自己当时正在筹划的一幅巨型油画(4.5×6米)《草地上的午餐》中的模特。事实上,莫奈的这幅巨作从来就没有完成过,今天我们所看到的这幅《草地上的午餐》,实际上是莫奈为了完成巨幅油画所创作的一幅“草稿”,但即使“草稿”,它仍然有1.3米高,1.8米宽。 他们在巴黎塞纳河边相识,少女卡米勒纯洁可爱,有如下凡人间的精灵,浑身散发着让莫奈着魔的光彩,她注定要成为莫奈画中歌唱的小鸟。于是,他们很快坠入爱河,卡米勒从生活中走进莫奈的画中,又从画中走进他的内心世界。很快,莫奈激情挥洒,创作出了以卡米勒为模特的著名画作《绿衣女子》,带给他最初的自信、声誉和幸运。

绿衣女子

《绿衣女子》

曾经很自恋的莫奈,很少为别人画肖像。但他爱上卡米勒后,却常常以她为模特儿画肖像,或把她当做点景人物。莫奈早期的作品,几乎全部是以卡米勒为原型。 《绿衣女子》《撑阳伞的女子》《穿和服的女子》等,记录的都是卡米勒在阳光下的青春影像。这些画作,自然也成为他们纯洁美好爱情的见证。

莫奈撑阳伞的女子

《撑阳伞的女子》

穿和服的女子-莫奈

《穿和服的女子》

一切都似乎都很完美,才子佳人,画里画外,浪漫无比。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漫长而艰难的岁月的开始。因为莫奈的家人不接受这位模特儿,身为商人的父亲甚至逼迫他们分手,并中断了他的经济来源。由此,他们要自己种土豆,来养活自己,并举债度日。但是,莫奈和卡米勒的爱情,却并没有因此而夭折,反而,苦难更磨砺了他们的感情在《绿衣女子》之后,莫奈又创作了《花园中的女人们》,这是一幅风格迥异的作品,表现阳光穿过树叶,洒落在花丛和女人们衣裙上的变化。令人惊奇的是,画中四个女子,均由卡米勒一人,以不同的发型、衣裙和姿势充当模特。这样一幅饱含心血的画作,寄托着他们对生活和艺术的厚望,却被沙龙彻底否定,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希望,将面临破灭。

花园中的女人们

《花园中的女人们》

有人认为,如果莫奈按照《绿衣女子》的写实风格,循规蹈矩地绘画,也许很快就会功成名就、告别贫穷,但是,莫奈一心想开创出属于自己的世界。大自然神奇的光彩,深深地吸引着他,勾摄住了他的灵魂。在面临生活和艺术的抉择上,莫奈毅然选择了艺术,他宁愿忠于自然,而不做金钱和世俗的奴隶。

1867年,莫奈和卡米勒爱情的结晶,他们的大儿子杰·莫奈出生了。但当他们的孩子降生时,竟无处栖身,只好寄人篱下,孩子也只好让人代管。就连颜料用光了,也没钱买,他不得不停止作画;他们交不起房租,差点被驱赶到大街上;他的作品被贬得一文不值,生活断了来源,饥寒交迫,挣扎在温饱线上。生活的艰难,艺术上追求无望,让莫奈一度产生轻生的念头,是卡米勒象一团冬日暖阳,将莫奈紧紧包围和托扶起来,让他免遭致命的伤害。

摇篮里的杰·莫奈

《摇篮里的杰·莫奈》1867年

午餐-莫奈

《午餐》1868年

1868年,莫奈以家庭生活为原型创作的《午餐》,画面中坐在桌旁的少妇和小孩是以卡米勒和他们的儿子杰·莫奈为原型所创作。

莫奈一家和西斯莱共进晚餐

《莫奈一家和西斯莱共进晚餐》1868年

晚餐后的小憩

《晚餐后的小憩》1868年

班库尔的河边风光

《班库尔的河边风光》

1868年,为了摆脱在巴黎的窘困生活,莫奈带着卡米勒和儿子一起来到乡下,先是在班库尔,后来又回到了父母居住的勒阿弗尔。

布日勒瓦(巴黎西部的乡下)的桥

《布日勒瓦(巴黎西部的乡下)的桥》1869年(画面中可以看到卡米勒和他们的儿子)

就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卡米勒与莫奈正式结婚,他们在上帝面前宣誓终身相爱、不离不弃。

特鲁维尔的沙滩

《特鲁维尔的沙滩》1870

1870年,莫奈与卡米勒正式举行了婚礼。他们在特鲁维尔(Trouville)度过了自己的蜜月。蜜月期间,在特鲁维尔的沙滩上,莫奈完成了一系列以卡米勒为描绘对象的人物风景画。

特鲁维尔沙滩上的卡米勒

《特鲁维尔沙滩上的卡米勒》1870年

特鲁维尔沙滩上的卡米勒

《特鲁维尔沙滩上的卡米勒》1870年

特鲁维尔沙滩上的卡米勒

《特鲁维尔沙滩上的卡米勒》1870年

特鲁维尔沙滩上的卡米勒

《特鲁维尔沙滩上的卡米勒》1870年

但是,他们生活的窘态,并没有因为感情的恩爱而改观。莫奈在给作家左拉的信中说:“家中无法生火,妻子又在病中,昨天我跑了一天,也未借到钱。”

乡野间的铁路

《乡野间的铁路》1870年(画面里的妇人和小孩是卡米勒他们的儿子杰·莫奈)

1871年的秋天,莫奈和妻子在巴黎近郊的阿让特伊(Argenteuil)租下一座带画室的房子,房子紧邻着塞纳河岸边。在阿让特伊,莫奈度过了他一生中最幸福、也最具有创造力的一段时光。1872年,由于杜兰·鲁埃的帮助,莫奈的画作得以顺利出售,其家庭生活也因此能够得到保障。这一年的春天,莫奈以自家花园和阿让特伊附近的原野、河堤等为主题,完成了一系列的画作,他的妻子卡米勒和儿子杰·莫奈,成为莫奈绘画中最常出现的主题。此后的几年里(1872-1875年之间),莫奈反反复复,完成了一系列这一题材的作品。

卡米勒和杰·莫奈在阿让特伊花园

《卡米勒和杰·莫奈在阿让特伊花园》

卡米勒在沙发上沉思

《卡米勒在沙发上沉思》1870-1871年

阅读者

《阅读者》1872年

卡米勒阿让特伊附近散步

《卡米勒阿让特伊附近散步》1872年

阿让特伊的塞纳河盆地

《阿让特伊的塞纳河盆地》1872年(画面中的人物是卡米勒)

阿让特伊的长廊

《阿让特伊的长廊》1872年(画面右侧的妇人和小孩是卡米勒和儿子)

阴天里的丁香花树

《阴天里的丁香花树》1872年(花下面坐在草地上的是卡米勒)

站在窗口的卡米勒

《站在窗口的卡米勒》1873年

艺术家的房子

《艺术家的房子》1873年(画中是卡米勒和莫奈的儿子)

午餐

《午餐》1873年

在花园长椅子上的卡米勒

《在花园长椅子上的卡米勒》1873年

阿让特伊附近

《阿让特伊附近》1873年(画面中的妇人和小孩依然是卡米勒和他们的儿子)

卡米勒在花园与杰·莫奈和他的保姆

《卡米勒在花园与杰·莫奈和他的保姆》1873年

一处铁路桥旁的散步

《一处铁路桥旁的散步》1874年

正在绣花的卡米勒

《正在绣花的卡米勒》1875年

阿尔让特依花园里的卡米勒

《阿尔让特依花园里的卡米勒》1876年

草地上的女子

《草地上的女子》1876年

也许在卡米勒的心里,能够作为莫奈的模特,便是她一生的心愿。而莫奈也确实用他的画笔,让卡米勒的生命得以永生。莫奈用十年时间画了《红围巾,莫奈夫人画像》,献给他的爱人。他十分珍爱这幅作品,一直将它收藏在身边。画中,带着红围巾的卡米勒,从门外匆匆经过,带着疲倦与怜爱的眼神,瞥进这个所谓的家门内。也许此时莫奈也刚好抬起头,彼此的目光交汇在一起。于是,他被这匆匆一瞥所深深牵引,把刹那变成了永恒。

红围巾,莫奈夫人画像

《红围巾,莫奈夫人画像》

捧紫罗兰的卡米勒

《捧紫罗兰的卡米勒》1877年

1877年,卡米勒第二次怀孕,也正是在这次怀孕期间,卡米勒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这一年,莫奈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巴黎工作,只有很少几幅画在阿尔让特伊完成。在这为数不多的几幅画中,只有一幅画涉及到了卡米勒:《捧紫罗兰的卡米勒》,而不幸的是,这也是莫奈为活着的卡米勒所画的最后一张画。

1878年3月17日,莫奈的第二个儿子迈克·莫奈出生。在这一年夏天的晚些时候,莫奈举家搬迁到了巴黎附近的维特尼,一个靠近塞纳河的农村小镇。这一年,还发生了另外一件大事,莫奈的资助人之一,厄内斯特•奥修德彻底破产了,而且,由于不堪困苦生活的重压,他竟然抛家弃子,一个人完全消失了。在这种情况下,莫奈反而从一个受资助人摇身一变,成为奥修德遗孀及其子女们的庇护人。因此,搬到维特尼之后,莫奈与奥修德两家十来口人,共同居住在一栋房子里,而且一住就是3年。

临终的卡米勒

《临终的卡米勒》1879年

卡米勒陪伴莫奈度过最艰难的日子,却未能分享到他的成功和名望。1879年的9月5日,身患肺结核的卡米勒,在操劳和贫困中,过早地离世,年仅32岁。在爱妻弥留之际,莫奈忍着巨大的悲伤,为她画了《临终的卡米勒》。他后来回忆说:“在卡米勒的病床前,我十分本能地对那已无表情的年轻面孔仔细端详,寻找死神带来的色彩,观察颜色的分布和层次的变化,于是,萌生出一个念头,要为这即将离开我的爱人画最后一幅肖像。”

  莫奈作为举世闻名的画家,一生中却只为他最爱的卡米勒画过肖像画。相对于那些频繁换模特的画家,莫奈显得很独特。在莫奈心中,卡米勒不但是个模特,也是他的终生爱人,是他心中永恒的美神和缪斯。卡米勒是无法替代的,因为没有卡米勒,就没有莫奈的成功,甚至也许这位天才早就夭折了。而莫奈作为回报,除了他诚挚不变的爱情,就是让卡米勒的生命得以永恒,在他永恒的艺术中。

卡米勒与一只小狗

《卡米勒与一只小狗》

卡米勒

当卡米勒死时,莫奈尚未不惑之年,但直到年过花甲,才又与赞助商的前妻艾丽丝结婚。虽然莫奈和艾丽丝生活的时间,比卡米勒还长,但莫奈从没有为她画过肖像画。在莫奈的后期作品中,也曾出现过艾丽丝和女儿们的身影,但在这些作品中,人物的脸部十分模糊,似乎给人感觉,那飘动的仍然是卡米勒的身影。
莫奈晚年时,画了很多睡莲的组画,充满着和谐、庄严而宁静,流露出一种缥缈虚幻的意境;而其中的睡莲,更是凄艳绝伦、盖世无双,就象梦中的睡美人一样。有人说,那就是他的终生爱人卡米勒的化身,寄托了对卡米勒深深的思念。

  有句话说,年轻时,能够在陪伴男人奋斗的女人最伟大,年老时,能够陪伴在糟糠之妻身边男人最值得人敬重。


网站首页 | 常见问题 | 交易条款 | 肖像案例 |油画资讯 | 画家合作 | 厦门墙绘 |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